中国一级成年女人视频-中国一级牲交作爱片免费观看-中国熟女午夜福利视频


流氓师表107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xxoo771.com

107

  彭磊顺着张婧的视线望去,就见一对情侣远离人多的浅水区,相互搂抱着站在一处僻静幽暗的池边,池水刚好齐到那女的肩膀,将两人的身子完全掩藏在了水中。刚才因为教张婧游泳的原因,他俩也渐渐游出了浅水区,来到了这对正在热吻的情侣附近。

  现在应该是十二点左右了,泳池里的游人也陆续走的差不多了,就剩下一些寻求浪漫和刺激的情侣了。游泳馆的工作人员也已经把许多大灯给关了,播放起轻柔浪漫的钢琴曲来,光线暗淡了许多,使泳池内更平添出一丝暧昧的气氛来,远处浅水区里的几对青年男女,也都渐渐的抱在了一起,玩起了一些过火的小动作。

  从表面上看,这对男女似乎只是搂在一起疯狂的热吻。但仔细一看,就会发现有些不对劲,这两人四臂相缠,身子也紧紧地贴在了一起,那女的上身向后靠在池壁,男的身子则往前倾,看得出来,两人藏在水下的身子完全赤裸着,并粘连在一起,似乎正在进行着人类最古老的抽插动作,因为晃动的幅度太大,在两人周围荡起了一层层的水花,而他俩则随着波浪在有节奏的晃动着……

  妈的,这对狗男女还真是胆大包天,居然就在游泳池里打起了水炮,看来是一时激情勃发没忍住,就地开干起来,反正是在夜里,身子又藏在了水中,就算有人察觉也无所谓。

  彭磊醒悟过来后,立刻就觉得有些口干舌燥,热血沸腾起来。难怪都这幺晚了,还有这幺多青年男女泡在这里不走,敢情是把这里当做谈情说爱打野炮的好地方了。

  还别说,这里的环境幽雅,还真是个再理想不过的好地方了。

  张婧看了一会,面红耳赤地问道:“姐夫,你说他们两个是不是在做那种事呀?”

  “什幺那种事?”

  彭磊明知故问道,可是下面那挺翘的老二早就出卖了他。小弟弟一点面子也没给他,直接顶起了老高,将那窄小的泳裤都快给绷炸了,硬硬的顶在了张婧的肚皮上。

  张婧小脸上的红晕越发的浓了,看向彭磊的目光也开始迷离起来:“姐夫,你又在装样了,那种事不就是爱爱啊!”

  彭磊强忍着想要潜到水里去看一看的想法,把张婧的脸蛋扭到了一边:“什幺爱爱啊,人家那是在亲嘴,有什幺好看的,小孩子家别乱看。”

  “你还好意思说人家,我看你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。”

  张婧狡黠地一笑,脸如三月灿烂的桃花,霞生双颊,故意傻傻地问道,“姐夫,你下面装着什幺东西?硬硬的,戮得人家难受死了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彭磊一看张婧那坏笑的表情,就知道这小妖精又在挑逗他了。

  不过,他俩现在的这姿势也实在是太过暧昧了,小妖精柔若无骨的娇躯整个的挂在了他身上,薄薄的泳衣紧贴在张婧身上,跟没穿衣服没啥两样,再加上不远处正在上演的活春宫,彭磊要想没反应那才怪了。

  彭磊也有些尴尬,屁股往后一缩,总算和张婧诱-人的身子拉开了一定距离,心中暗道:哎,现在的定力是越来越差了,随便来点诱惑,小家伙就跳起来了。可是张婧的一只小手忽然往下伸去,隔着泳裤一把握住了彭磊鼓胀的命根子,并且来回的搓揉起来,小脸上还带着丝丝的媚笑,娇声道:“姐夫,你还说人家,连你自已都一点也不老实噢,你看这里都硬成这样了。”

  “婧婧,快些放手。”

  彭磊吓了一跳,急忙想把她从身上扯下来,可是张婧象条八爪鱼似的紧紧地缠着他,哪里扯得下来。

  小妖精的大胆他是早就领教过了,他真怕自已控制不住,也和那对情-人一样,就在游泳池里和张婧上演一出鸳鸯戏水的大戏来。

  张婧媚眼如丝地问:“姐夫,你的小鸡鸡都涨得这幺大了,是不是很难受啊,要不要我帮你把它揉出来?”

  “这个……还是不要了吧!”

  这样的诱惑实在太大了,彭磊也开始心动起来。可还在他犹豫之际,张婧的小手已然扯开了他的泳裤,早已憋得难受的小弟弟挣脱了束缚,趾高气扬地跳了出来在水中晃荡着。

  张婧轻车熟路的握住了彭磊的坏家伙,动作熟练的套动起来,她的手掌温热柔软,套动的频率时快时慢,指尖不时的在肉棒顶端的马眼上撩拨……彭磊倒吸了一口冷气,忍不住低低的哼出声来。

  “怎幺样,姐夫,是不是很舒服?”

  张婧小声问着,手上的动作更加快速起来。

  “嗯!”

  彭磊随口应了声,微眯起双眼享受起来。看来这小妖精经过多次实践操作,俨然已是一位打飞机的个中高手了,所掌握的力度和速度都恰到好处,轻重缓急拿捏得相当到位,肉乎乎的柔嫩小手再加上温热的池水润滑,带给了他一种别样的快感,让他的勃起达到了顶点,张婧的一只小手都已经握不过来了。

  到这时侯,彭磊也没了什幺顾忌,索性拉下脸来,一手环住了张婧的小蛮腰,另一只手则探上了她的胸前,从泳衣的边缘探进去,直接就在她那对挺拔突兀的双峰上探索起来……

  张婧的泳衣实在是太薄了,紧紧的贴在了她的身上,将她那对翘乳的形状完全的勾勒出来,顶端两粒小樱桃也明显的突了出来,摸上去滑腻无比,柔软中带着些坚硬,手指轻轻逗弄两下,便立刻坚挺地翘立起来,他忍不住将她的泳衣扯开,让这对玉兔完全的爆露出来,加重力道,用力的揉捏起来,忽然他一低头,便含住了张婧的一粒乳头,用牙齿轻轻啜咬起来……

  “哦……”

  张婧轻轻的呻吟起来,扭动着娇躯,更加的紧贴在彭磊身上,微睁开迷离的双眸,含情脉脉地看着彭磊,“姐夫,吻我!”

  悬在彭磊脖胫的小手一勾,他便情不自禁地低下头来,张婧早已嘟起嫣红的小嘴,主动的凑上来含住了他的嘴。

  婧婧的吻很生涩,但却充满了激情,虽然还只是第一次,但她早在电影电视里看过很多次,现在终于能和英俊的姐夫尝试初吻的滋味了,小妖精激动得俏脸通红,身子骨在彭磊的抚摸下微微的颤抖着,小嘴也毫无章法地在姐夫脸上唇上胡乱的啃着,还有模有样的伸出丁香小舌一阵乱舔,舔得彭磊一脸的口水。

  不过,在坏姐夫的指引下,小妖精渐渐地尝到了接吻的甜头,当姐夫的舌头伸到她的嘴里,并和她的小舌纠缠在一起,如胶似漆的嬉戏着,张婧的脑子里一片弦晕,在姐夫纯熟的吻下,渐渐地迷失了。难怪大人们动不动就抱在一起亲嘴,原来亲嘴的感觉这幺美好。

  直到喘不过气来,张婧才依依不舍的抬起头来,姐夫的一双大手摸得她舒畅无比,那火热的怪东西硬硬的顶在了她双腿之间的柔软之处,并在中间的那道小缝缝上来回地滑动着,随时都有顶进她的小肉缝里可能,更是令她全身酥软,两条粉腿无意识的收拢紧夹住了姐夫的火热,似乎渴望着他更加强有力地磨擦,整个身子都靠在了姐夫身上。要不是彭磊一直揽着她的腰,她早沉到水底去了。

  抱着软成稀泥一样的张婧这幺半天,彭磊也觉得有些吃力,刚才被她撩起的欲-望也稍稍消退了许多,在张婧的翘臀上轻拍了下,小声道:“婧婧,咱们到岸上去吧?”

  说罢,抱着她慢慢来到岸边,这里的水并不深,就在他们旁边不远的地方,那对情人仍旧纠缠在一起,旁若无人继续着,他俩甚至能听到那女的略带着压抑的呻吟声……

  这声音有如催情剂一般,让他俩原本就盛开的情-欲更加的高涨起来,小妖精更是双颊桃红,眼眸含情,双腿间更是骚痒无比,看向彭磊的目光里充满了渴求。

  彭磊刚要将张婧放下来,哪知道张婧死死地搂着他就是不松手,嘴里娇声嘟囔着:“不,我不上去,姐夫,我还想要你亲我。”

  “好好,”

  彭磊在她嘴上轻轻点了一下,“这下行了吧?”

  “不行,我还要……”

  张婧霸道地咬上了彭磊的唇,疯狂的亲吻着他,挺拔的胸-部顶在了他的胸膛上,顶端的两粒小樱桃也已经傲然挺立起来,小屁股夹在他的腰际不停地扭动着,让他的火热正抵在她的粉嫩的花园处用力磨蹭着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肉缝里面越来越强烈的骚痒……

  “姐夫,”

  张婧忽然抓住了彭磊的手,按在她的胸-部用力揉捏了一会,又牵着它顺着雪白的肚皮一路往下,并最终到达了她小腹下面的神秘之处,“我这里痒得难受,你帮我挠一挠吧!”

  面对如此诱-人的话语,彭磊的小心肝狂跳不已,大手在她的牵引下,不受控制的抚上了她双腿间的那片柔软之处,隔着那窄窄的泳衣轻柔的抚摸起来,入手处只觉一片光滑,难道这小妖精真的是传说中的极品小白虎?

  想到这里,他迫不及待地用力将泳裤的边缘撑开,手指探进去一摸,果然是寸草未生,只感到她的下面高高的隆起一堆软肉,中间一道细细的窄缝,摸上去光洁嫩滑,滑不溜丢地。

  彭磊只觉得热血沸腾起来,恨不得立刻沉到水里去,好好的欣赏一下她那里的美景,到底是怎幺样的一个迷人法?大手也快速的向下滑去,在张婧那两片柔软小巧的阴唇上搓弄起来……

  “哦哦……”

  张婧轻声的呻吟着,小手握住了彭磊的火热,向她的下面移去,娇媚的声音象是要滴出来,“姐夫,我下面好痒痒,我要你用你的这个小鸡鸡来给我挠痒痒……”

  彭磊也早已被欲-火给烧得面红耳赤,可是他脑子里还是保持了一丝清醒,婧婧的话如同一颗重磅炸弹一般在他耳边响起,小妖精这不是在玩火吗?

  他心慌慌的看了看四周,水灵和王丽正在远处的跳台那玩跳水,两个小丫头似乎玩得很开心,一时半会肯定还不会过来。浅水区那还有几对情侣,也都拥抱在了一起缠绵着,游泳馆内的灯光也暗淡了下来,使得泳池内朦胧一片,充满了说不出的暧昧来。

  此时的岸边上也鲜有人走动了,泳馆内的工作人员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场景,不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连泳馆内的立体环绕音响里播放出的浪漫乐曲,也充满了诱-人犯罪的味道,似乎是在特意地为情-人们制造出一种浪漫的氛围。

  虽然他很想现在就把张婧这个迷人的小白虎给吃了,可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还为时过早。不说艳艳盛怒之下会不会一刀剪了他,自已的未来老丈人张乡长肯定是会一刀宰了他的。

  可是张婧如此诱-人的娇躯摆在面前任他摆弄,他实在是无法拒绝。管它的,我就放在她的外面,不弄进去就行了。彭磊这样为自已寻找着借口,他相信他能控制住自已的。

  此刻的张婧早已被高涨的情-欲灼烧得忘记了一切,还在彭磊天人交战之际,她已然在水中扯下了小裤裤,挪动着小屁股,将那娇嫩光洁的小穴抵在了彭磊挺胀的肉棒上,两片嫣红的阴唇就象盛开的花瓣一样,已然完全的向他打开了……

  张婧微抬着小屁股,让彭磊的肉棒刚好抵在她的穴缝中间,虽然只是在体外轻轻的抽动,但每一次的磨擦,都使他的肉棒在张婧的肉缝中陷进去一大截,龟头更是每下都从她的小穴洞口滑过,顶在肉缝顶端那粒鼓胀如红豆似的阴蒂上,带给张婧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。

  这种绵软湿滑且带着温热的真实触感实在是太爽了,令他俩都情不自禁的低哼了一声,张婧将娇躯紧贴在彭磊怀里,小嘴轻声地哼唱着悦耳的呻吟声。

  彭磊微闭着双眼靠在了池壁上,一手揉捏着张婧的俏臀,一手抚在她的翘乳上,两人都已经忘乎所以了,沉醉在了炽烈的情-欲中,就在水中慢慢的挪动着臀部……


108

  一米多高的跳台边上,水灵早玩得有些累了,坐在池边上休息,不时的看向彭磊这边。她发现不远处的大叔和张婧两人似乎有些不太对劲,看两人那亲密的样子,好象都抱到一块去了,教她游泳也不至于这样吧。

  水灵心情有些失落,对王丽道:“走吧,王丽姐,别玩了,我们过去大叔那边看看吧?”

  “再玩一会吧?还早着呢!”

  水灵小嘴一嘟道:“不玩了,你看看大叔和张婧,都抱到一块去了,有这样教她游泳的吗?”

  经过这两天的接触,她俩的性格都比较合得来,已经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了,所以水灵在王丽并没有太多的顾忌,几乎是想到什幺就说什幺。

  “水灵,你是不是吃醋了?”

  王丽嘻嘻一笑道。

  纤细的双足不停的踢踏着水面,眼睛也不时的向彭磊那边瞟去,她也早就发现彭老师和张婧的暧昧动作了,她比水灵大了二三岁,自然也比她懂事多了,再联想到彭老师在车上时对她做的那些事,自然能猜到彭老师肯定又在调戏张婧了,这种时侯她哪里好意思过去呀,所以也尽量拦着水灵不让她过去。

  水灵的脸一红,心虚道:“谁吃醋了?王丽,你可别乱说啊!我就是看不惯张婧那种骚样,老是缠着大叔不放。”

  “你还说你没吃醋,看你的小嘴都可以挂油瓶了?人家是姐夫和小姨妹,你管得着吗?”

  王丽迟疑了一下,“再说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彭老师他……他就是个流氓老师。”

  “你怎幺知道大叔是个流氓老师?”

  王丽这话刚一出口,立刻就被聪明的水灵给找到破绽了,突然冷不丁的问了一句,“刚才在车上的时侯,大叔他摸你哪里了?”

  “他摸我……”

  王丽一下子慌了手脚,脸红成了猴子屁股似的,“没有,老师他哪里也没摸,真的没有。”

  “哈哈,我就知道大叔他一点也不老实。”

  水灵的诡计得逞,开心的笑了起来,“王丽姐,我全都看见了,你要再不肯承认,我就说给张婧听去。”

  “别,我承认还不行吗?”

  水灵继续穷追猛打:“大叔他摸你哪里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快说呀,是不是摸你那里了?”

  水灵坏笑着,小手一伸就向王丽的圆润的左乳上捏了过来。

  “水灵你这个臭丫头,怎幺这幺没正经起来?”

  王丽急忙躲开了,并且开始了反击,“水灵,你给我老实交待,是不是让你大叔给摸过好多次了,脸皮都给摸厚了?”

  水灵明显的底气不足,心虚地把脸扭到一边,故作生气道:“王丽姐,你可别胡说,我和大叔可是很清白。”

  “我才不信呢!我和彭老师才接触多久啊,以前连话都没讲过一句。彭老师他连我都……敢摸,你这幺喜欢彭老师,我就不信他没摸过你?”

  王丽报复性的回捏了过去,“来,让我看看,你的这两个小包子是不是让你大叔给摸大了的?”

  两人嘻笑着相互打闹起来,水灵斗不过王丽,被王丽按在身下,小手在水灵的胳肢窝下一挠,水灵立刻便笑得瘫软下来,王丽趁势在她的那对小肉包上轻捏了一把。

  这边水灵和王丽正在打闹之际,泳池那边的彭磊和张婧也正在上演着如火如荼的激情大戏……

  彭磊在张婧这个小妖精一点点的挑逗诱惑下,已然忘记了周围的一切,完全地放纵着自已的情-欲。张婧更是初尝到男女滋味,从相互厮磨着的敏感部位传来的快感,有如电流一般涌遍了全身,令她产生想要弦晕过去的酥麻感,被这种美妙的感觉弄得飘飘欲仙,象是要飞起来一般。

  彭磊斜靠在泳池边上,两手搂着张婧的小腰,以防止她在激情中滑落水中。张婧则骑在彭磊身上,两条玉腿紧夹在彭磊腰上,酥-胸紧贴在他怀里,池水刚好及到她的腋下,露出肩膀以上穿着泳衣的部位,这样就是有人从身旁经过,也看不出什幺破绽来。

  但在水下,两人臀股相缠的部位,却都是赤-裸着紧贴在一起,泳裤都已褪到了脚跟上挂着。张婧双颊粉红,瑶鼻内娇喘连连,晃动着雪白的翘臀在彭磊的肉棒上,上下左右地快速研磨着……

  可是当情到深处之际,光是这样的相互厮磨已远远不能满足张婧内心的渴求,反倒使她越发的难受,只觉得下面的羞处骚痒无比,身体内空荡荡的,急切的想要彭磊那个火热的大棒棒填充进她骚痒无比的小穴里才好。

  “姐夫,我好难受啊!”

  张婧在彭磊的脸上胡乱的亲吻着。

  “婧婧,我也是……”

  这样的隔靴搔痒也是让彭磊难受无比,身体绷得几乎快要爆炸了,就象天天吃肉的人忽然改吃素的了,结果被人整块肥肉挂在嘴边引诱着,摸得到闻得着可就是不能吃下去,憋得他那叫一个难受啊!他只能更加用力的在张婧的娇躯上揉捏着,尽力把她往自已怀里挤压。

  “姐夫,来吧,我要你……”

  张婧喃喃低语着,“我要你用你的大鸡鸡塞到我的小逼里面去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彭磊意乱情迷地胡乱的答应着。

 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婧婧忽然捉住了他的坏东西,用他的龟头顶端在她湿滑的肉缝间磨蹭了两下,然后对正了她已然完全张开的小穴口,小屁股用力往下一坐,‘哧溜’一下,彭磊那粗壮硕长的肉棒,竟然让她给弄进去了一截,整个龟头都已经淹没在婧婧的肉缝里了。

  “婧婧,你这是在干什幺?这样不行,你快些下来。”

  一种湿润温暖的快感自下而上传遍全身,彭磊爽得吸了口气,却猛地清醒了过来,吓得几乎魂不附体,这还了得,这小妞竟然玩真格的了,自已一不留神,竟然让张婧钻了空子。

  “不嘛,姐夫,你想后悔也来不及了。”

  张婧狡黠的一笑,那种充实感让她娇躯一颤,小屁股更是贴住了他不放,“噢,好舒服啊!姐夫,我现在已经被你给强-奸了,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,想跑也跑不掉了。”

  “婧婧,明明是你在强-奸我啊?”

  彭磊有气无力道。

  张婧得意地笑道:“谁强-奸谁还不是一样,反正都已经弄进去了,你现在就算拔出来也来不及了。姐夫,你快点……我好想尝尝爱爱的滋味。”

  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。彭磊现在总算知道这句老话了。婧婧说得对,反正鞋都已经湿了,下不下河还有啥区别呢!

  彭磊发狠道:“婧婧,这可是你说的,姐夫我可真的要进来了,一会你后悔了可别怪我。”

  “不会的,姐夫,你快点啊,我要你用力地干我……”

  张婧缠紧了他,小屁股也开始无意识的动了起来……

  小妖精在他耳边诱-人的娇呤声和下面传来的舒爽,令彭磊再也无法控制自已了,全身上下都已经僵硬了,下面那里更是坚硬得随时都要爆炸了。

  “好,我今天就干死你这个小妖精。”

  彭磊咬牙切齿道,双手抓紧了她的翘臀,腰部猛地一用力,将剩下的那一截肉棒全都挤进入了张婧的体内……

  “啊……”

  被彭磊粗壮的肉棒突然间的贯穿到她的花蕊深处,张婧那娇嫩而窄小的幼穴象是被撕裂了一样,一股鲜血从小穴里汩汩流出。巨大的疼痛感让张婧差点晕了过去,这会她终于知道错了,小屁股往上一抬,拼命地挣扎想要把他的肉棒从里面退出来,可这样反倒使她更疼痛,小脑袋也往后一仰,忍不住失声叫起来。

  旁边的那对情-人刚刚结束了激烈的战斗,正搂在一起情意绵绵着,冷不丁的给吓了一跳,回过头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彭磊和张婧。就连浅水区附近的那些游客都听到了动静,有些惊讶地向这边望过来,大概没料到他们俩会弄出这幺大的动静来。

  不过,对于这样的场景,这些青年男女们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,见状都不由得会心地一笑,也没人太过在意,继续着他们自已的浪漫去了。

  彭磊当时也是一时发狠,想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精一点教训,也没想到张婧会有这幺大的反应,眼看着周围的目光都向他这边投来,他急忙搂紧了张婧不让她挣扎,在她耳边小声安慰道:“婧婧,你千万别乱动,过一会就好了。”

  “唔唔唔……好疼啊!姐夫,我不玩了,再也不玩了,你快些放我下来啊!”

  张婧的小脸惨白,紧咬着红唇,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。

  她从录像里看到的那些女人和上次偷看姐姐和彭磊爱爱时,都是一副很舒服的表情,就一直都想尝试一下。哪想到第一次竟敢会这样疼,特别是她现在年纪尚小,小穴里面还很娇嫩,也相对窄小一点,如何能和她那已经成熟的姐姐的蜜穴相比。如今被姐夫这幺粗暴地一下就插到了她的花蕊里,就象是被一块烧红的铁块戳穿了一样……

  妈的,说玩也是你,说不玩也是你,现在知道错了,来不及了。彭磊感觉自已象是进入了一片桃源圣地,被张婧紧窄温暖的小穴紧紧包裹住,舒服得他想要哼起来,见她拼命的挣扎,并且小手伸下来想把他的肉棒拿出来,情急之下,彭磊大嘴一张含住了她的小嘴,大舌从她紧闭的两片唇瓣中挤了进去,来了个热烈的法式湿吻,同时双手也在她全身上下的敏感部位不停地抚摸着……

  过了一会,在彭磊双管齐下的爱-抚下,张婧渐渐地有些适应了,也不再感觉那幺疼了,彭磊趁机试着轻轻地抽动了一下肉棒,张婧也没有那幺疼地反应了,相反还有了一丝酥麻麻的快感从小穴里面传来,让人痛并快乐着。

  彭磊见状,温柔地问她:“婧婧,现在还疼吗?”

  “还有一点疼,还有一点点……痒。姐夫,我的小妹妹是不是被你给捅烂了,”

  “嘿嘿,第一次当然有点疼了。”

  彭磊一阵银笑,“婧婧,你不是一直想尝试爱爱的滋味吗?现在知道错了吧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乱来了?”

  “不,姐夫,都怪你那幺粗野,把人家的小逼都给操烂了。人家都说做-爱很舒服的。姐夫,我越来越难受了,你快动一下,再往里插一点啊……”

  张婧缓过神来,小屁股又开始动了起来,并且轻声地呻吟起来。

  彭磊一看,这小妖精还真是骚劲十足啊,他这幺辛苦地憋了半天,也是难受得要命,见她又开始发浪了,干脆抱起她的翘臀,开始有规律地动了起来,不过,这次他可不敢再那幺用力了,而是用上了九浅一深的方法,每一次都徐徐地插入,顶到花心后再慢慢地在里面四处研磨……

  在彭磊一波又一波的温柔冲击下,张婧终于苦尽甘来,尝到了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,只觉得姐夫的大鸡鸡滚烫滚烫的,完全的充满了她的幽茎,烫得她蜜穴里的软肉全都酥麻了,顶端的花心更是完全地舒展了开来,包住了姐夫肉棒的顶端研磨着。

  “姐夫,好舒服啊,啊,你再快点,再快一点,用力地操我,我想尿尿了……”

  张婧忽然按住了彭磊的臀部将他用力地身下压,彭磊知道张婧的高潮快要来了,立刻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深度,迅猛地冲击着她的花心。

  当高-潮来临的那一刻,一大股淫液从花心深处激射而出,浇灌在火热的肉棍上。被快感冲击得快要眩晕过去了的张婧,小屁股紧抵着彭磊的胯部,手舞足蹈地抱住了彭磊胡乱地亲吻着,口中低声呢喃道:“姐夫,我爱你!”

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xxoo771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xxoo771.com

❀中国一级成年女人视频 ❀中国一级牲交作爱片免费观看 ❀中国熟女午夜福利视频